成都赴泰试管婴儿_成都三代试管婴儿医院_瓜瓜好孕

成都赴泰试管婴儿_成都三代试管婴儿医院_瓜瓜好孕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成都试管婴儿 >

陈凯歌作品惹争议:明知代孕违法却在鼓励“有偿代孕”?

成都赴泰试管婴儿_成都三代试管婴儿医院_瓜瓜好孕 时间:2021年04月22日 22:15

前几日,演员请就位终极盛典,节目播出后,陈凯歌导演的收官之作《宝贝儿》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

这个作品题材比较敏感,是关于“代孕”的,其实也算是关注社会现实问题的题材。

这本身并无大碍,关键在于陈导的作品立意模糊。大结局过于戏剧性“完美”,被网友质疑有鼓励“有偿代孕”之嫌。

作品中年轻女孩为了钱去代孕,最后还获得男友的原谅并求婚,违法的也没有受到制裁,一副其乐融融的大结局。

有网友提出质疑:这样的结局给那些对代孕有所了解或一知半解的观众,会传递出什么样的感想?

是自觉抵制?还是只要丈夫同意,女人代孕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

▲ 网友观点

或许陈凯歌拍摄《宝贝儿》的初衷是让更多人关注到社会角落里依旧存在的这些问题,那些与道德相违背的事情,就算是在黑暗中悄悄作为,也一定都会在痛苦矛盾的内心中挣扎。

但结尾的大团圆剧情却是有些剑走偏锋,让这部短篇的初衷变得有些模糊,虽然退掉了钱也得到了原谅,但是这样的行为却始终没能得到行走的警醒,导致会误导很多人的观念。

很多网友也表达出了自己的异议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官媒点名《宝贝儿》,并提醒:我国明确禁止代孕行为,警醒相关人员“别以身试法”!

这说明了什么?陈凯歌的作品是否合乎情理,不言而喻。

那么,代孕真的是洪水猛兽,还是给没法生育女性的天赋人权呢?为什么会有代孕呢?

代孕背后的需求:不孕不育成难题

现实:到45岁以后,将近90%的人没有生育能力了,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

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来,高龄产妇急剧增加。数据显示,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,60%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,50%在40岁以上。不少高龄女性急着怀孕,却有心无力,怀不上孩子了。不孕不育成为想生育二孩家庭的最大心病,赠卵和代孕成了一些高龄和想生育的家庭的急迫需要。

地下代孕市场横行

包生男孩120万存在各种乱象

对于地下代孕市场,央视记者曾经做过调查。记者通过暗访接触到了一家代孕中介,从他的介绍中能看到,地下市场存在各种乱象,例如选择婴儿的性别。

记者暗访时,地下代孕中介表示:包(生)男孩是120万一个,双胎情况下,如果是一个代母生双胞胎,再增加30万,也就是一个代母怀两个男孩的情况下,你要抱走这两个男孩需要150万。两个月内发现是女孩的情况下,再多给代孕妈妈些资金,让她流掉。

目前地下代孕市场究竟是怎样的现状,哪些人有这样的需求,代孕中介是怎么操作的呢?我们找到了一位愿意匿名接受采访的代孕妈妈。

29岁的小吴是从2011年起成为地下代孕妈妈中的一员,三年多时间里她接触过不少代孕妈妈和代孕中介,多次代孕的经历,也让她熟知整个操作流程。

记者:“产地是在地下的一些诊所医院,还是归到医院诊所?”

代孕妈妈:“每一个城市都不一样。有一些地方是在医院里面,是在正规的医院。还有是租一套房子,把设备搬出去,美容院里面什么地方都有。”

记者:“这个行业里面都是正规医生帮忙吗?”

代孕妈妈:“医生都是就是专业的医生。”

记者:“你当时做手术的地方,是正规的医院?”

代孕妈妈:“是正规的医院。”

记者:“代孕一次的费用会给你多少?”

代孕妈妈:“承诺给我们的是14万。”

记者:“客户以一个什么样的价格向公司购买这样一整套的服务?”

代孕妈妈:“保证能成功的在60万左右吧,他承诺给我们的是14万,他们都很挣钱的。”

非法代孕一旦出现纠纷很难维权

一方面有女性愿意为人代孕,另一方面有巨大的市场需求,一条产业链悄然滋生。在高额利润驱使下,也有医疗机构和专业医生参与其中。卫生部门也曾经进行过多次整治,但似乎收效不大,屡禁不绝。由于在我国寻求代孕只能是通过非正当渠道,一旦出现纠纷,也就很难维权。

北医三院院长乔杰认为,在这种情况下受到伤害的不仅是寻求代孕的人,代孕妈妈也容易受到伤害。“比如说她出现了流产,出现了宫外孕,出现了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的事情,其实她是没有一个法律的保护的。”

代孕是否可放开?

专家观点:代孕要有“刹车”,不能任意行驶

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有很多种,比如药物治疗、试管婴儿、人工授精等。但是,这些方法的疗效还有待进一步提高。目前,一般性的药物治疗怀孕率为10%—15%,做试管婴儿的怀孕率为40%—50%,人工授精的怀孕率为15%—20%。

如果自己没法生二孩,另一条路就是代孕,但我G严格禁止代孕。2001年,原卫生部曾出台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,其中第3条第2款指出:

“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、合子、胚胎。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。”

作为一种相对新兴的事物,代孕确实涉及一系列伦理问题,也对社会管理带来挑战。

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:

代孕过程中,即便精子和卵子都属于委托夫妻,孩子由另一个女性身体生产,也可能让某些人产生亲子关系错乱的感觉。在怀胎和分娩过程中,代孕者可能对胎儿产生母子情结,在孩子出生后不愿放弃,造成归属权的争夺。

北医三院妇产科主任医师王丽娜:

目前,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能允许的就是志愿代孕,代孕母亲基本上属于无偿的行为。如今肿瘤发病率这么高,有的病人可能在30岁甚至更早把子宫切了,这么年轻就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,确实令人惋惜。适当放开代孕准入,但要防止商业代孕。

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王一方:

伦理不应该成为代孕技术的负担,而应成为促进技术有序发展的工具。对于失独家庭来说,夫妻双方处在精子、卵子尚可用的情况下,却已没有生殖能力了。代孕能解决失独家庭的生育问题。代孕要有“刹车”,不能任意行驶。要把代孕技术放在一个特定的笼子里关着,但这个笼子不能太松,“牛栏关猫”是不行的。

国家卫健委科研所临床医学中心副主任耿琳琳:

关于代孕我的感触特别深,汶川大地震中,很多家庭都失去了孩子,他们特别想再要一个自己的孩子,但由于年龄因素,没办法再生育了。加强伦理监督和技术监管,适当放开代孕。

北京大学医学部伦理学副教授尹秀云:

代孕技术的应用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法律上的,一个道德上的。即便法律不允许,也不能把代孕悬置起来,完全不考虑。

陈凯歌作品惹争议:明知代孕违法却在鼓励“有偿代孕”?的相关资料:
  本文标题:陈凯歌作品惹争议:明知代孕违法却在鼓励“有偿代孕”?
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divfs.cn/chengdushiguanyinger/369.html
  简介描述:前几日,演员请就位终极盛典,节目播出后,陈凯歌导演的收官之作《宝贝儿》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 这个作品题材比较敏感,是关于代孕的,其实也算是关注社会现实问题的题材。 这本身并无大碍,关键在于陈导的作品立意模糊。大结局过于戏剧性完美,被网友质疑有...
  文章标签:
 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